行業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2018國防軍工發展展望

發布日期:2018-04-28  點閱次數:次  來源:安徽軍工集團
    一、國際環境與軍改
    經濟紅利和改革紅利,是目前軍工行業發展的兩大紅利。
    經濟紅利釋放,軍費持續增長,帶動軍工裝備采購升級
    軍工裝備采購受軍費約束,隨著中國的經濟和財政持續增長,解放軍可用于裝備采購金額持續增加,裝備采購呈現升級態勢。 采購升級表現為采購能力、采購規模、科技附加值持續增長。以海軍為例,近年來海軍艦船建設呈現“下餃子”態勢,裝備向航母、驅逐艦、護衛艦為主的遠洋作戰裝備傾斜,艦船噸位增加,新型號艦艇裝備的科技技術含量大幅提升。
    改革紅利有望逐步釋放,引領軍工行業中長期發展
    相比于國民經濟其他部門,軍工行業較為封閉,具有部分計劃經濟特點。隨著軍工各領域改革的推進,改革紅利有望逐步釋放,帶動軍工行業發展活力,引領行業中長期發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科研院所改制、軍工集團瘦身健體將提升軍工集團生產活力,采購制度、軍品定價議價機制改革和資產證券化有望提升行業中長期盈利能力。
    地緣政治:國際局勢復雜多變
    朝鮮半島問題
    朝鮮半島形勢嚴峻,各方劍拔弩張。2017年,朝鮮問題日趨嚴峻化。朝鮮方面多次進行洲際導彈試射,宣稱氫彈研制成功。美國方面,特朗普上臺后,通過各種強硬手段試圖加強話語權。朝鮮問題受到多方壓力,半島形勢日趨嚴峻。 特朗普上臺后,美國正采取更加強硬的舉措加強話語權。
    環球網報道,4月初 “卡爾·文森”號航母在返回澳大利亞途中,突然轉向回到朝鮮半島,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說卡爾·文森號“正駛往”朝鮮半島;4月6日凌晨,美國將59枚戰斧導彈投向敘利亞的一個空軍基地,多年后首次重新發射戰斧導彈;10月27日,美國三艘航母齊聚西太平洋地區,同樣是2007年后首次。種種跡象表明,特朗普政府應對國際形勢的舉措將比奧巴馬政府更加強硬。
    朝鮮問題之于美國,戰略意義不僅僅局限在東北亞地區,其戰略意義還在于中國乃至整個亞洲。半島局勢的持續緊張為美國重返亞太提供絕佳契機,可借機增兵亞洲,向日韓等過出口更多武器裝備,在聯合國層面向中俄施加壓力實施朝鮮經濟制裁,以減少中俄對朝的石油出口及貿易等。
進入11月以來,朝鮮半島整體形勢正朝著越發不可控的方向發展。隨著朝鮮試射“火星-15”型洲際彈道導彈,朝鮮已擁有能夠打擊到美國本土的遠程導彈,美國方面與韓國舉行大規模軍演,制定朝鮮數百個戰略目標的精確打擊計劃。
    朝鮮半島緊張關系在經歷兩個月相對平和期后再次升溫,但發生大 規模戰爭的可能性仍然不大。朝鮮半島再次進入緊張局面,但對美國而言,戰爭時期會造成亞太地區萬億美元規模貿易的暫停,以及需要花費大量資源與精力進行戰后處理,發生大規模戰爭的可能性不大。 中韓方面,韓國已就“薩德事件”表態“三不”原則,中韓關系有望回暖。
環球網2017年10月30日報道,韓國外長接受韓國國會質詢時表示:韓國政府不加入美國反導體系的現有立場沒有變化;韓美日安全合作不會發展 成為三方軍事同盟;韓國政府未考慮追加部署“薩德”系統。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重視韓方這三方面的表態,希望韓方把上述承諾落到實處。
    新華社2017年11月11日報道,習近平主席在參加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于越南峴港會見韓國總統文在寅,此舉被外界視為中韓關系回暖的信號。
    中印邊境問題
    建國后,中印圍繞劃線問題,爭端不斷,始終未能達成共識。1962年,印度方面多次侵占中國領土,中國決定對印度發動自衛反擊戰,這場戰爭以中國的大獲全勝而告終,然而卻并未徹底解決領土爭議問題。印度依然控制著藏南大部分地 區,并時常挑起事端,制造輿論,妄圖讓國際社會承認自己霸道的領土主張。
    “洞朗事件”最終以印度撤軍收場。2017年6月18日,印度邊防部隊270余人 攜帶武器,連同2臺推土機,在多卡拉山口越過錫金段邊界線100多米,進入中國境內(非爭議地區)阻撓中方的修路活動,引發局勢緊張。中方在該問題上始終保持克制,審時度勢,顧全大局。一方面,在輿論上用充分的事實依據駁斥了印方所謂 爭議領土的論調,另一方面,中國也積極調整軍事部署,對印度形成威懾,最終, “洞朗事件”以印度撤軍和平收場。
    “洞朗事件”之后,印度并未停止侵擾行動,中印邊境的摩擦仍在繼續。環球網2017年12月9日報道,印度一架無人偵察機日前越過中印錫金段邊界,并墜毀在中國領土上。中國西部戰區和中國外交部做出該飛行器“侵入”中國的定性,并對印方的做法表達強烈不滿和反對。印度國防部辯稱該無人機是因技術原因與地面失去聯系并越過位于錫金段的中印邊界實控線的。
    其他地區
    《南海行為準則》簽訂,地區局勢走向緩和。
    2016年下半年,杜特爾特上任后不斷推進中菲關系發展。2017年,菲律賓是東盟主席國,南海問題的解決迎來機 遇。2017年5月18日,中國與東盟國家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第14次高官會在貴陽舉行。會議審議通過了“南海行為準則”框架。2017年8月5日,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召開的第50屆東盟外長會正式通過了《南海行為準則》框架。《南海行為準則》的簽訂,為南海各國營造了良好合作環境。
    中日關系趨向緩和,海空聯絡機制取得了積極進展,旨在避免圍繞釣魚島等東海偶發性沖突。
    參考消息2017年12月8日報道,據共同社12月6日報道,中日兩國 政府聯系在釣魚島問題上的對立,就避免偶發性沖突的機制基本達成了共識,其背景原因在于若目前的緊張持續下去,沖突或具有現實性意味,雙方對此都抱有危機感。而放任沖突風險存在,就無法應對朝鮮核與導彈問題這一新威脅,這種共識為雙方相互靠攏提供了支持。雙方自2007年就同意設置海上聯絡機制達成一致以來, 歷經10年終于達成了基本共識,這可謂是雙方致力于緩和緊張的成果。
    軍費:理性增長,優化結構,使用效率提升
    2017年中國軍費增長7%,較之前有所減緩。
軍費規模的確定有兩大原則:一 是國防需求相適應,二是與國家經濟發展水平相適應。進入21世紀以來,國防預算基本保持兩位數增長,2016年開始增速下滑到7.6%。2017年中國國防預算10444 億元,同比增長7%。結合宏觀經濟情況,軍費增速放緩體現了國防預算與經濟發展和財政開支更強的同步性,也體現了解放軍深化改革,高效使用軍費的目標。
    預計2018年軍費在2017年基礎上依然保持理性增長。從外來看,國際形勢日趨復雜,朝鮮半島陰云不散,印度、美國等國家均大幅增加軍費預算;從內來看, 十九大指出:“確保到2020年基本實現機械化,信息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戰略能力有大的提升,力爭到2035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中國國防建設正站在新的歷史起點,在中國多軍種正實現轉型的戰略期,預計2018年軍費將在17年基礎上理性增長,同時有望實現結構進一步向裝備費傾斜。
    中國軍費占GDP和財政支出比例低于其他主要國家。國家的軍事戰略決定了軍費在國家中的地位,中國作為擁有獨立軍事體系的大國,全球潛在可比國家僅為美國、俄羅斯等國家。與其相比,中國軍費占GDP比例較低,常年保持在1.3%的水平。
    軍費結構正在調整,裝備費有望快速增長。中國軍費由人員生活費、訓練維持費、 裝備采購維修費構成。根據國防部發布的國防白皮書,進入2013年之后,軍費增長的重心由之前的“改善部隊保障條件”轉變為注重“武裝力量的建設與發展”。中國軍費支出或將繼續向裝備費傾斜,具體有 以下兩點原因:
    中國武器裝備陸續服役。在新型號服役、軍隊跨越式發展期間,軍費支出將向裝備采購費用傾斜;而隨著裝備數量增加,維修運營費用也將持續增長。目前,解放軍各軍種處于新裝備陸續服役換裝階段,整體裝備規模也有望持續增加。
    美軍武裝力量快速發展時期,裝備相關費用能達到40%以上。冷戰期間,美軍裝備得到了高速發展,在經歷多個波峰之后,2017年與裝備相關的“采購+研發”費用占比仍為33.2%。此外,與美國軍費結構設置不同的是,中國的裝備費還涵蓋“裝備維修費”類別,2017年美軍該部分費用占總軍費的5.6%。因此,考慮到解放軍正處于裝備發展時期,并且中國軍費中的裝備費從官方定義上涵蓋“采購+研發+維護”,裝備費用在中國軍費中的重要性很有可能高于美國。
    軍改后,軍費使用效率有望持續提升。
    此輪軍隊領導體制改革,原來的軍委總部制改為軍委多部門制,原來的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機關的大幅裁撤和合并, 可以節省大量的行政開支;而建立新領導指揮體制,理順國防建設各方面的發展, 也可以大幅減少重復建設的浪費;這些都會極大提高軍費使用效率,用更少的錢做更多的事。
    軍改:進入下半場
    軍隊改革推動國防軍工的改革。
    中國軍隊改革是一個自上而下的過程,將成為全面推動改革的最強催化劑:一方面,軍隊改革將進一步優化軍隊的領 導管理制度、作戰指揮制度和軍隊結構,可以從需求方的角度為國防工業的發展指引方向;另一方面,軍隊政策制度改革可以為國防工業的改革和發展提供政策保障。
   軍隊改革將帶來軍隊編制和軍隊制度變革。
    軍事變革是一項系統工程,包括武器裝備、作戰方法、軍隊體制、部隊編制和軍事訓練等多個方面。當前,以信息技術為代表的第三次軍事革命,對國防和軍隊建設提出了新的要求,結合美國和俄羅斯軍事改革的方向看,都把優化軍隊體制和內部結構作為軍事改革的主旋律。我們認為新軍事變革的發展趨勢體現在軍隊體制、部隊編制、作戰方法等多個方面。
    軍改優化武器裝備結構,加速新裝備研發和列裝。
    作為軍改的綱領性文件, 《中央軍委關于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意見》中明確提出“優化軍種比例,減少非 戰斗機構和人員。壓減軍官崗位。優化武器裝備規模結構,減少裝備型號種類,淘汰老舊裝備,發展新型裝備。”
    軍改后,解放軍實現“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管理作戰體制。通過軍改,中國軍隊實現了行政管理與作戰指揮分離。軍改前,中國軍隊實行“政令合 一”的管理指揮體系。2016年2月1日,原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部隊行政管理和作戰指揮實現了分離,各軍種負責本軍種部隊建設,戰區負責作戰指揮,構建 “軍委─戰區─部隊”的作戰指揮體系和“軍委─軍種─部隊”的領導管理體系。
    軍改進入下半場,對軍工企業的影響正逐步消除。今年全年,各方面對軍改密集報道,表明2015年底開始的軍改已經進入新的階段。由軍改帶來的對軍工企業的影響也將逐步消除。屆時,裝備采購也會按照新的編制體制運行。
    2017年以來,多軍兵種和軍委職能部門進行主官人事調整。根據公開報道,截至2017年12月,陸軍司令員、海軍司令員及政委、空軍司令員、 火箭軍司令員、戰略支援部隊政委已發生調整;而軍委“四總部”改為 十五個職能部門后,相關負責人員也發生了調整。
    解放軍新調整組建84個軍級單位。據新華社4月18日報道,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18日接見新調整組建的84個軍級單位主官,并對各單位發布訓令。
    以原18個陸軍集團軍為基礎,調整組建13個集團軍。4月27日下午,國 防部舉行例行記者會,國防部新聞局局長楊宇軍大校表示:中央軍委決定,以原18個集團軍為基礎,調整組建13個集團軍,番號分別為:中國 人民解放軍陸軍第七十一、七十二、七十三、七十四、七十五、七十 六、七十七、七十八、七十九、八十、八十一、八十二和八十三集團軍。
    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命令發布《軍事立法工作條例》。新華社北京 5月10日電,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命令發布《軍事立法工作條例》,自5月8日起施行。《條例》共設12章78條,明確了新形勢下軍事立法工作的指導思想和基本原則;規定了制定軍事法規、軍事規章、軍事規范性文件的權限等內容。
    軍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工作計劃于2018年完成。新華社5月31日電,國 防大學教授姜魯鳴表示,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工作,計劃在2018年6月底前完成。涉及幼兒教育、新聞出版、文化體育、通信、 人才培訓、基建營房工程技術、儲運設施、民兵裝備修理、維修技術、 司機訓練、房地產租賃、農副業生產、招接待、醫療、科研等15個行 業。
    新修訂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文職人員條例》公布實施。新華社11月10日 報道,國務院、中央軍委日前公布實施新修訂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文職人員條例》,自公布之日起施行。《條例》明確,文職人員是在軍民通用、非直接參與作戰且社會化保障不宜承擔的軍隊編制崗位從事管理工 作和專業技術工作的非現役人員,是軍隊人員的組成部分。
    二、經濟紅利:武器裝備發展采購進入新階段
    影響武器裝備發展采購的主要因素
    軍費是武器裝備采購的資金來源。武器裝備是軍工企業的核心產品,其需求由軍費中武器裝備支出決定。軍費從財政部劃撥到軍隊,再由軍隊向軍工企業購買武器裝備并支付貨款,完成軍費向產品的轉變。
    武器裝備支出決定軍工行業的景氣程度。軍費中的武器裝備支出是軍工行業最主要的需求來源,是軍工企業收入和利潤的來源。武器裝備費用的多寡決定了軍工行業的景氣程度。
    軍費水平決定國家武器裝備的發展和采購能力。軍費由人員費用、訓練維持和武器裝備所構成,軍費水平代表著國家對于武器裝備的采購能力。中國的軍費開支從建國初期至今軍費開支經歷了三個歷史時期:建國后如 “國防建設要服從經濟建設”時期中軍費占GDP比重持續下降,1997年軍費僅占GDP的1.03%,國家對于武器裝備的采購能力處于歷史低點;“軍費補償性發展”時期中軍費持續快速增長,新一代自主研制裝備批量列裝,海空軍進入大發展時期。
    軍事形勢、國家戰略和經濟基礎影響著國家武器裝備的發展和采購情況。國家的外部環境如國家安全與國際形勢,內部環境如國家軍事戰略、武器裝備的技術進步同時影響著國家對于武器裝備的需求。
    軍事形勢:軍事是影響武器裝備需求的核心因素。如和平時期和戰爭時期對武器裝備的需求量不同,而和平時期中,較遠國家和周邊國家爆發地緣沖突對于本國武器裝備的需求量以及具體裝備(如航空、航天、船舶與兵器)的需求偏好也不盡相同。
    國家戰略:國家戰略是實現國家目標的最高層次戰略,國家戰略的不同導致了對軍事力量需求的不同,進而不同的軍事戰略導致了對武器裝備需求的不同。
    技術進步:技術進步是武器裝備發展的前提,強大的技術實力是打造強大國防力量的基礎。
    武器裝備采購發展的歷史變遷
    中國武器裝備的采購發展經歷了四個歷史階段。建國以來,由于中國武器裝備的采購能力發生著變化,同時所面臨的軍事外交形勢、技術水平和軍事戰略也各有不同,因此對應的裝備發展(采購領域)情況也不盡相同,可以分為四個歷史階段。
    初步探索期(建國-1950年代):建國初期,軍費占GDP比例從9%下降到4%,此時中國剛歷經了解放戰爭、朝鮮戰爭,外交實行“一邊倒”政策,為了隨時準備應付突然襲擊和突然事變,中國主要從蘇聯大規模進口武器裝備,同時開始仿制裝備。
    裝備仿制期(1960-1970年代):上世紀60年代初中蘇關系惡化,中國的外交政策從“一條線”到“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并開始獨立自主研制“兩彈一星”,海陸空裝備則以仿制改進為主。
    現代化建設期(1980-1990年代):“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全國戰略重心轉移至經濟建設上,中國提出和平與發展是當今世界兩大主題,這段時期軍費占GDP比重持續下降,1997年軍費僅占GDP的1.03%,海外裝備跨入新一代,國內裝備水平依然落后,由仿制向自主研制跨越。
    裝備大發展期(21世紀至今):中國通過改革開放大大增強了經濟實力,邁向新世紀后終于結束了“忍耐”期,國防經費進入“補償性發展期”,新一代自主研制裝備批量列裝,海軍裝備快速發展,遠程精確化、信息化程度持續提升。
    不同類型武器裝備的采購發展歷程也不同:航天裝備從60年代以來主要依靠自主研發,航空和艦船在經歷了裝備仿制和自主研發期之后進入了大發展時期,兵器裝備的發展則相對緩慢。
    航天裝備:中國的航天裝備從60年代以來主要依靠自主研發。建國初期,中國暫無航天裝備,蘇聯對華的“兩彈”(導彈、核彈)項目援助,幫助中國建設了最早的原子反應堆等試驗基地,從1964年首次爆炸原子彈成功,再到1999年以來中國研制發射了東風系列導彈等航天裝備,可以看到中國航天裝備的發展不同于中國武器裝備的采購發展的四個階段,而主要依靠自主研發。
    航空裝備:基本符合中國武器裝備的采購發展的四個階段。建國初期,蘇聯向中國援助多架米格-17,之后在蘇聯專家幫助指導下,用蘇聯提供的設備仿制生產出殲-5戰斗機,又根據米格-19研制出了殲-6戰斗機,目前中國自主研發的三代機殲-10服役、殲-15已公開亮相多年,四代機殲-20和大型運輸機運-20亮相珠海航展,中國航空裝備進入大發展時期。
    艦船裝備:自主研發的速度快于航空裝備。20世紀50年代初期中國根據“六四協議”,向蘇聯購買引進包括鞍山級驅逐艦和成都級護衛艦在內的大批蘇式艦艇,并與1970年研制出了051型導彈驅逐艦。不同于航空裝備,中國第二代052型驅逐艦依靠自主研制,90年代末開始,052型驅逐艦的加強型號052C、052D紛紛亮相,尤其近年來中國的軍艦如同“下餃子”般紛紛亮相,中國艦船裝備進入大發展時期。
    兵器裝備:相對其他裝備較為緩慢。建國初期,國內的兵工廠均無法生產機械化裝備,在蘇聯專家幫助指導下用蘇聯提供的設備仿制生產出56式槍械,1969年自主研發出69式坦克,在1984年國慶35周年的天安門廣場閱兵式上,中國自行研制69-Ⅲ型主戰坦克等陸軍裝備都參加了檢閱。但由于強調海軍或者空軍才是戰爭的主宰的海權論、制空論思想是主要軍事強國的主流軍事思想,陸軍在國防體系中的地位不斷下降,陸軍裝備的發展相對其他裝備而言較為緩慢。
    軍工正處于武器裝備采購新階段
中國的武器裝備正處于武器裝備采購新階段。軍工的武器裝備采購新階段,具體表現在解放軍采購能力提升,采購數量和科技含量持續提升。從報道上來看,新一代裝備陸續亮相或服役,裝備持續向大型化和信息化升級,武器裝備的數量持續提升。
    新一代裝備陸續亮相或服役。航空裝備方面,四代機殲-20于2016年10月珠海航展首次公開亮相,大型運輸機運-20與2013年首飛成功;艦船裝備方面,首艘國產航母進入舾裝階段,052D首艦昆明號于2014年正式加入海軍戰斗序列,901補給艦臨近服役;兵器裝備方面,2014年VN-12步兵戰車亮相珠海航展;航天裝備方面,2015年的大閱兵中中國也首次展示了東風-26中遠程彈道導彈。新型號的裝備陸續亮相或服役,代表著采購發展層次的提高。
    裝備持續向大型化和信息化升級,科技含量越來越高。以驅逐艦為例,建國初期引進的鞍山級驅逐艦的滿載排水量僅為2500噸,中國自主研發的052型驅逐艦的排水量上升為4800噸,最新服役的052D驅逐艦的排水量達到7500噸,同時隨著“信息化”戰爭正逐步成為未來戰爭的發展趨勢,艦船上的電子裝備已成為整個艦船工業的重要組成部分,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裝備持續向大型化和信息化升級,代表著武器裝備結構的調整。
    武器裝備的數量持續提升。以海軍為例,從“近岸防御”的300公里以內,發展到“遠洋護衛”的上千公里,海軍的作戰范圍進一步拓展,海上戰略縱深大大增加。根據中國海軍網報道,2016年中國海軍新艦下水或入列繼續保持“下餃子”的迅猛態勢。中國海軍是全球近十年以來水面艦艇的更新換代速度最快的海軍之一,未來中國將發展由導彈護衛艦、導彈驅逐艦、兩棲攻擊艦、攻擊核潛艇等多種艦船構成的航母戰斗群,將會加快新型戰艦的列裝。
    中國軍費仍將保持較快增長,解放軍的武器裝備采購能力強。美國和俄羅斯軍費開支占GDP的比例維持在3%-5%之間。相比之下近二十年來,中國軍費占GDP的比例為1.3%,遠低于美、俄軍費占GDP的比例,有望保持較快增長。
   軍事形勢、國家戰略和經濟基礎均有利于中國的武器裝備采購。目前國際形勢正發生深刻變化,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加,影響著中國對于武器裝備的需求;中國的軍工體系蓬勃發展,總體設計研發、總裝整合能力顯著增強,為武器裝備的采購發展提供了必要條件;在這樣的前提下,中國的軍事戰略轉變為打贏信息化局部戰爭上,突出海上軍事斗爭和軍事斗爭準備,優化軍隊規模結構,因此海軍裝備將快速發展,遠程精確化、信息化程度持續提升。
(來源:軍測企業聯盟、新華網,人民網,廣發報告)
關閉】 【收藏】 【打印
内蒙古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